血染的日常。

凯柠/深藏的爱(后篇)

上次我是有些懒了。
我超爱柠凯的!!
然后。想加QQ 就看完文的吧。
Go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周。她也就这样一周没有见安莉洁。病症也有着副作用的。
“咳咳……咳”她坐在星月刃上,虚弱的控制。
头上冒着汗。
她感到这病症的痛楚。
“就算死,我也不会去找那个讨厌的冰女治疗。”凯莉半睁着眼睛,垂下头,扶着星月刃。
她自然清楚,自己离死亡早已不少时日。这个症状,她看过其他人的治疗方法。
————花吐症
只有爱人的吻才可以救治,
救治完毕,吐出的整朵花就是爱这个人的方法。
作为星月魔女来说,
只有她知道,爱上一个圣女,
是很不符自己的性格的。
————安莉洁这边————
这一周的时间。
不爱多说话的她,向别人打听到了很多。
这种病症,她知道了凯莉不愿意见她的原因。
“凯莉……”她的脸仍旧毫无表情,但内心却迅速冷了下来。
她不说话。
跑向已成废墟的嚎哭地穴。
——凯莉这边——
“这个地方,她不会找到的。”她在一片生长着蓬蒿菊的地方。
这种花的花瓣较细较长,有淡粉色的,也有深粉色的。
这是凯莉昨天刚发现的地方。
“呵,本小姐,可是第一次躲着一个人,还是讨厌的圣女。”她冷笑道,决定就在这里安静的待下去。
她听到了有人要过来的动静。
“谁?”她回过头,瞪着眼睛。
“……”只见一个长着芦荟头的男子走了过来。
“哎呀,大赛第二的格瑞怎么在这儿?”她骄傲的说着,还有一些调皮。
“凯莉……”他向凯莉走了过来。
“怎么?”凯莉毫不动弹,她跑了也打不过眼前这个男人。
更何况,快死了,也没差。
“……金说你不太对劲。”他冷冷的说。
“所以金求着你来看我?”她冷笑着。
“……”
“算了,反正也快死的人,要杀了我?随便你吧。呵。这样,你离嘉德罗斯的第一也不远了。”她奸诈的说,眼神还有一些不屑。
“……我还不会那么做。”
“是吗?”她站了起来,控制着星月刃,向格瑞攻去。
她宁愿这么死了。
格瑞挥起40米原谅斩毫不费力的挡住攻击,他明白,凯莉是认真的。
“……你真觉得,你这样攻过来,我会随随便便杀了你吗。”格瑞用冰山脸说道。
“哼!”她继续攻击,没一招都是想直接杀掉格瑞。
但是,都被挡下了。
大赛第二。很强。
“……”
“来啊,呵。”凯莉阴险的脸再次呈现。
“凯莉——”安莉洁突然跑过来,挡住了她的攻击。
“呦,讨厌的剩女来了~”她笑了笑,停下了攻击。(我没打错字!!)
“你……”安莉洁也消除了攻击。
“……”格瑞什么也没说,离开了。(格瑞:我不吃狗粮。)
“找我什么事?”凯莉坐着星月刃飞了起来,“咳……咳咳。”她吐出了很多花瓣,这次,还染上了鲜红的血。
蓬蒿菊上也被染上了鲜红的血。
“花吐症……只有爱人的吻可治,凯莉你喜欢谁啊?”安莉洁用食指抵住嘴,问道。
“哼,本小姐喜欢谁用你管?”她低下头,阴着脸。
“这个傻子冰女永远都不会懂得!”她暗暗想到。
“到了后期,就算是你的吻也没法治了。能救治我的时间,不多。”凯莉想着,向花海的深处飞去。
安莉洁根本追不上她,但她还是追着。
——————凯莉的最后一天。
“呵……咳咳……咳”她吐出很多花瓣,每一片都染上了血,身旁的蓬蒿菊都被染上了鲜红的血液。
她每一天都计算着时间和路程。该见她最后一面了。
“凯莉……呼……”安莉洁喘着气。
“哎呀……咳……圣女……咳咳”凯莉吐着花瓣,血也从口中溅了出来。
又一朵蓬蒿菊被染上了血。
安莉洁靠近了凯莉“你……没事吧”她担心了。
尽管表情看不出来。
“靠近我……可是很危险的哦……”凯莉抓住安莉洁的衣领,吻了上去。
那也。
治不了了。
晚了。
一吻过后。凯莉口中吐出了整朵花。
这花有很多花瓣,细长的,淡粉色。
很像蓬蒿菊。
其实就是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蓬蒿菊 -- 深藏着的爱
可喜可贺。我的刀子啊啊啊。
2785445534我的QQ 。
好友问题上的答案写上咸鱼。我就知道是你了。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