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染的日常。

【帕凯】人鱼公主与下仆的交易。

#帕凯。【轻微雷凯。
#最后是刀子啊。【被打死。
#假的《人鱼公主》
#假的童话。
#王子是雷狮乐。
#人鱼凯,帕帕是雷总的仆人了。
#笔疏致歉。
#重度ooc黄色预警。
#祝食用愉快。
1.
水波微微荡漾,泛起层层波纹,水面下似乎有什么东西,冒出几个气泡。人突然从水中冒出,黑色秀丽的长发漂浮在水面上,眼眸中温柔的蓝色闪着微弱的光。月光下纤弱的少女似仙似幻。身着单薄裙摆,粉红的鱼尾露出水面,拍起一片水花。她的眼前有一座高大的宫殿,她转过身,望着远方澄黄的弯月,勾起嘴角,轻轻笑着。
----
天空不知何时骤地黑了,乌黑的云淅淅沥沥的落下雨珠,拍至水面响起一阵声音。海面顿时不在安静,狂风撕扯着黑色的天空,汹涌的浪花迅猛的拍打。海面上一艘巨轮不停的摇晃,船上的人慌忙起来,收帆,拉锚。
‘大哥……’
人压低了帽檐,低声道。
‘怎么了,卡米尔。’
‘以现在的天气看来……恐怕……获生的希望极小。’
那人闻声皱了皱眉,厉声叫道。
‘卡米尔,让帕洛斯过来。’
‘好的。’
那人倒是恭恭敬敬的走进驾驶室,银白色的头发散乱的披在双肩,挂满透明的水珠,漆黑的眸中像是促动着一团火焰,眼角下方的圆圈使整个人神秘起来。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十分妖艳。
‘殿下,您有何吩咐?’
‘帕洛斯,想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—’
‘一个下仆,该做什么。’
‘殿下这是何意?’
他同那紫眸相对,眼底是看不到丝毫畏惧的,不明意味的眯着双眸,轻勾嘴角笑着。他全然不在意窗外漆黑的天空。
‘帕洛斯,告诉我,你当初为何要忠于我。’
雷狮的眉宇间带有许些怒意,开口发问。
‘因为您救了阁下的命。’
他恭维似的口音道,那笑容说不上好看,倒是几分邪魅。从雷狮的角度讲,那分明就是一种嘲讽。雷狮咂嘴,正欲开口。
‘殿下是否想问,此次出海是否为阁下主意?’
帕洛斯抢先开口,白皙的脸上仍然不变的笑容,半睁着漆黑的眼眸,反问。雷狮没有理会帕洛斯的反问,转过身去,亲自掌舵。冷笑一声。
‘恐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’
‘阁下不敢…’
他终是收回几分笑意,窗外的天空仍然是一片昏暝,天边的狂风撕扯着海浪,直至撕成碎屑。这便是美中不足,巨轮中的贵族们像疯子一般拥挤着下船。
他计算错了路程,但是那风并未停止,袭卷了整片海域。
2.
‘凯莉小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’
帕洛斯银白的头发扎成无数个辫子,坐在走廊的长椅上,看着水中的人鱼。凯莉向他投去一个轻蔑的目光,清澈的蓝眸映着金黄的月亮。
‘本小姐的愿望倒是实现了—’
‘看来,你失败了啊。’
她故意拖长音调,满是嘲笑的语气。谁知那帕洛斯并不在意她的嘲笑,眯眸,神秘的开口。
‘人鱼小姐,你想变成人类吗?’
‘……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。’
她垂下眼睑,沉默半分。帕洛斯轻笑,不知从那里拿出一个小瓷瓶,他将瓶子扔给她。凯莉接住瓶子,抬颔瞥人一眼。
‘阁下已将药交给小姐。’
‘至于信不信,就由您自作选择。’
帕洛斯站起身,看她一眼,那眼神意味深长,深不可测。转身,便匆匆离开了。凯莉清楚的知道他的目的,他被那个王子救下,无非是想找个合适的时机杀他。他们两个是一类人,只为利益罢了。
‘真是个行为恶劣的骗子……’
或许没什么资格说他是骗子。
她冷笑一声,看着手中的瓷瓶,潜入水中。
3.
‘喂,放开本小姐—’
‘真是的,对女孩子这么粗鲁。’
两个士兵押着她走进宫殿,凯莉用力地挣扎却还是丝毫不起作用。她光着双脚,吹弹可破的皮肤十分诱人。蓝色的眼里愤恨的瞪着那两个士兵。雷狮刚好在王座上同使者交谈甚欢,听闻如此吵闹的声音,皱眉略带怒意的开口。
‘进来。’
‘报告殿下—刚才在海边发现了这位可疑的姑娘。’
士兵半跪下作揖,凯莉被人强压跪下。
‘本小姐可什么都没做。’
凯莉强硬的说着,眼角泛出几滴泪花,装作无辜少女的样子,可怜兮兮的望着眼前的雷狮。雷狮嗤笑一声,居高面下的看着少女。
‘放开她。’
士兵站起身,恭敬地微微低颔后退几步,转过身去,便离开了。凯莉整理着衣襟,抬臂轻揩了揩嘴角,丝毫没有谢的意思,轻叹口气。雷狮单手托腮,转头示意那使者稍后再谈。
那使者正想开口说什么,犹豫几分,无奈作揖,便退下了。
‘鶸,你就不想说什么吗?’
‘本小姐可没什么对你这个粗鲁的殿下可说的—’
雷狮霸道的笑着,站起身,缓缓走下台阶,来到少女面前。
‘敢和本王如此说话的—’
‘你是第一个。’
‘彼此彼此—殿下。’
少女若有所思,魅蓝的双眸轻蔑的看着雷狮。雷狮似乎被这目光激怒,反而一副有趣的样子。他单手扛起少女,凯莉被人的动作吓到,愤愤打着人的后背,挣扎着。
‘真是个疯子—你到底要干什么。’
‘你最好老实点。’
雷狮低声提醒着那人,一边走路。帕洛斯不巧正巧的迎面而来他低颔,微微前倾腰身敬礼。暗中同少女鄙夷的眼神对视,他轻轻勾起嘴角。
他知道,以那个女人来讲,她一定会杀掉那个该死的人。
他想着,心底却莫名其妙的发慌,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很陌生。
4.
雷狮将肩上的少女扔到床上,未等她抬手,雷狮一把捏住她的手腕。凯莉第一次与异性亲密接触,脸上微微泛起红晕,无力的反抗着。
‘呦—女人,刚才的强势哪去了?’
雷狮宛如星辰大海般的双目紧紧盯着身前的猎物,似乎想要一口将他吃干抹净。少女故作镇定高傲,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人。
‘疯子,放开本小姐。’
‘哦?想让我放开?’
‘那要看你有没有力气了。’
雷狮压下身去,单手限制住凯莉的双手,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,但仍然在不住的挣扎。
‘殿下,那使者似乎等不及要见您了。’
门外传来一阵声音,伴随着敲门声。雷狮扫兴一般的看着身下的少女,转身,站立,整理了一番衣襟。推门而出,瞥向一旁的帕洛斯。
‘帕洛斯,看好那女人。’
雷狮盯着他,那笑容依旧呈现在自己眼前,他再次开口提醒道。
‘如果敢耍什么花招—’
‘阁下明白。’
帕洛斯看着匆匆离开的背影,缓步走进房间。
5.
‘小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~’
帕洛斯眯着双眸,看着床上的凯莉,似乎嘲笑般的口吻说道。凯莉不悦的朝人看去。
‘帕洛斯,本小姐可是越来越搞不清楚你的目的了—’
‘为何要救我?’
的确,他的行为对他没有一点好处,倒是增添了雷狮的怀疑。
‘毕竟我们是在做交易—当然要平分了。’
‘平分?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—’
‘既然是交易,你怎么会不知道利益更重要。’
少女像是瞬间恍然大悟的样子,挑衅着那人。帕洛斯保持着职业笑容【?】,睁开双眸。
‘阁下交易不单单为了利益。’
‘还在于乐趣。’
6.
皇宫嘈杂的交谈声伴着优美的曲子,贵人们欢声笑语的交谈,表面上虚伪的笑,嘴边的礼节反而成为一道风景。帕洛斯端着酒品和饮料,端庄的站在贵人身边。眼神不时朝雷狮瞟去。
不久,灯光骤然变暗,使者跟在一名金发少女身后,灯光在那少女上方照射出一道绚烂,金色的发丝散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。公主慢步上前,蓝色的眸中温柔的看着对方。雷狮向公主走去,嘴角轻勾,随手拿起一杯红酒,靠近少女。
少女同样向对方走去,微笑着。
雷狮来到人面前,屈身轻轻对着她说了什么。少女的笑容变得僵硬。
少女拿过使者递来的戒指,顿了顿,遂放进对方红酒的杯子。
雷狮抿了抿嘴,举起酒杯,那声音不免听出冷冷的一阵笑意。
‘本王接受此次联姻。’
话毕,他将酒杯举起,喉咙随着液体的流入,不断的震动着。
7.
‘真是辛苦小姐了。’
帕洛斯的笑容似乎比以往更灿烂,金黄的月光映着他白皙的脸,漆黑的眸子看着坐在沙滩上的少女。少女冷冷的,转过头,蓝眸毫无光色。
‘还真是什么都满足不了你啊—’
‘骗子先生。’
‘阁下记得,那是小姐你自己所作出的选择。’
月光撒了下来,沙滩滚落着无数个白色的珍珠,透出一点光芒。无数个泡沫飞至上空,一个个慢慢的爆破,清脆的声音与海风融合。
--爱上谁不好。
偏偏是这个人。

评论

热度(13)